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*灼灼丹葩*

挤不进的圈子,就别挤了,何必累了自己,还遭人讨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要做这样的女子:面若桃花、心深似海、冷暖自知、真诚善良、触觉敏锐、情感丰富、坚忍独立、缱绻决绝。坚持读书、写字、听歌、旅行、上网、摄影、做手工,有时唱歌、跳舞、打扫、烹饪、约会,偶尔喝点小酒、狂欢、发呆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[FIONA心情]听  

2009-04-10 20:45:48|  分类: 诗情画意FIONA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还在听着博客里的唯一一首歌《叶子》,阿桑沙哑的声音,似乎早已穿透了我依然空洞着的心灵。空洞着的这颗心,我一直在努力地试图找一些填充,可是好像命运总和我对抗,晓旭走到了生命的尽头,阿桑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如故地痴恋着黛玉一样的晓旭,然更没来得及找到机会听阿桑的演唱会,就成为永远的遗憾了。很担心,我喜欢的人怎么这么容易一个一个离去呢?下一个又会是谁被带走呢?我呢,什么时候离去?

就像07年的那个春天,我断断续续地哭了很久很久,活着真没意思,就像晓旭一样,即使有很好的事业,也还是找不到活着真好的理由。那段时间里,睡眠出奇的差,早上天一亮就像解放了的感觉一样,跑去办公室开电脑,然后不停地听着《叶子》,任眼泪就这么肆无忌惮地滚落,滚湿了脸颊,滚碎了一地,滚碎了从此的生活追求,直到上班时间才匆匆收起眼泪。滚碎的一些碎片,至今没有再揉和起来!

眼泪太多将要滑落的时候,我就会跑去梅旁边,深呼吸一下,倒倒满腹的苦闷和伤感。从那开始我看着梅的爱一步步成长,成长到现在要开花了,真好,只是我逃离了她们,没能够和她一起拍写真了,希望我不会错过梅姑娘成新娘子的那天。

KTV好像就是因着需要释放高音,才应允而出并存在着的。可我费劲所有力气也听不到梅的同唱看不到琴的同舞。好想念欢乐迪里,和小P孩一起抢吃一份扬州炒饭,和小马要酒喝,还有那次和小赖一起抽烟,虽然那是因为心情糟糕到极点的行为。仿佛蛰伏了一个冬天的安稳生活,现在又要萌发成过去的样子了,是该庆幸还是应该叹息?其实那样的生活真的不是我想要的,除了经济上的满足,还有什么呢?没有,什么都没有,节日里没有亲情,周末没有爱情,就连满满的友情也在渐渐减淡。这个地方,更是少了别处的钢筋森林和街头喧嚣,几乎每天都在重复猪一样的吃饭睡觉上班。

是什么成就了阿桑的短暂陨落?时代?命运?还是阿桑自身的一份心境?那么爱着她的人怎么办呢?也好,起码阿桑再不用寂寞唱歌了吧,天堂里一定有人在陪她,至少晓旭在!

似水的光阴,逝去的年华,为这似水年华干杯。英的不开心,熊其实已经看到了,可是当他真正意识到了并且想弥补一些什么的时候,已为时过晚了,英的心里住进了一个文。这本该是不需要多出的一段人生插曲,只因一个人的旅途中真的会有很多插曲的夹杂。钱是赚不完的,是的,都是这个万恶的金钱赤裸裸的社会在作怪,一切都显得那么假,让人只想逃!不知道同样习惯了一个人旅行的我,会不会一辈子都适应不了形单影只的途中多一个人出来?有这样的机会吗?我不想等待,在似水的年华里!

何去何从?我的命运给了我什么样的归宿呢?我该在哪里落脚呢?不想逃了,逃来逃去也是逃不出命运的。两个多礼拜没有打电话回家了,不是不想打,只是生怕听到老爸老妈的心声,我无言以对给不出什么答复。

在有限的生命里,我想完成“走遍中国,走向世界”的梦想。前一部分我正在努力实现着,按照我的标准;后一部分恐怕这一生是心有余力不足了。这样也不错,因为妈妈经常说“你都跑了多少地方了,还要往外跑?”是啊,我就是停不住脚步的人,所以我才不会和别家的女儿一样本分地嫁人相夫教子。如果有下辈子,我一定不为人了,免得降生到谁家谁家担心。

听,仔细听,用心去听。听到了,听到寂寞不再唱歌了,终于可以歇一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by FIONA / 2009.04.07 / XCH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