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*灼灼丹葩*

挤不进的圈子,就别挤了,何必累了自己,还遭人讨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要做这样的女子:面若桃花、心深似海、冷暖自知、真诚善良、触觉敏锐、情感丰富、坚忍独立、缱绻决绝。坚持读书、写字、听歌、旅行、上网、摄影、做手工,有时唱歌、跳舞、打扫、烹饪、约会,偶尔喝点小酒、狂欢、发呆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[FIONA苦旅]乌镇,与刘若英有关,与蓝印花布有关  

2009-04-03 16:03:32|  分类: 浪迹天涯看彩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乌镇,与刘若英有关,与蓝印花布有关

前言:认真仔细地梳理一下,掂量掂量妈妈和家人的心情。

偏安一隅的乡下小角落里呆久了,虽然可以很容易看到乡间的油菜花田和三三两两的桃花玉兰花,但是这份远离都市宁静的日子里,也会忍不住想去繁华热闹的城市逛逛看看,呼吸呼吸时尚的空气。因为妈妈的一再提醒,有些将近三十岁这个年纪里的敏感问题,真的让我很烦,很不想面对。所以只好暂时逃避一下,走出这个乡下,走到另外一个乡下,容忍自己的放纵。逃避,几乎成了我的一大法宝!

从杭州出发。

周六。早上六点钟醒来,还在犹豫今天要不要去杭州。

翻来覆去地想,想到最后出门上班的时间,被烦躁的心情指使着,此行杭州,去定了。

匆匆走向公交车站,匆匆走进售票厅买票,8:20的班车。

一个半小时后到达杭州东站。没有多加考虑的径直买好了最后一班去往乌镇的票,18:15的班车。

接下来按照提前从网上查到的信息,去了武林门广场,很显眼地打量到了杭州大厦、杭州百货大楼、国际大厦、银泰广场和杭州展览馆、杭州剧院等时尚所在,只是没有多余的时间让我在这个都市大圈子里逗留。

杭州,对我来说,其实还是很陌生的,但是我相信那句“一回生二回熟”的老话,下次再来,我就会游刃有余了。

直接赶往目的地文化商城和博库书店,这是我在网上查到的杭州比较大型的书店。到站了才知道文化商城主营批发,好在找到了一家专营美术类图书的店,终于体会到如饥似渴的感觉了,在这个春天的杭州里。有了书,我竟然还是如以前一样,可以不吃饭。

下一站当然是要到博客书城的,原来这个地方就是杭州图书大厦。进去探访过才微微觉得有些失望,还是想念西安图书大厦,想念西安东大街上外文书店里的设计类书籍,甚至有点开始想念厦门的外图!人真是奇怪,总是不自觉地开始对比,这样的心境,不好!

算好时间离开杭州图书大厦,要赶回车站等待开往下一站的班车。

这个天堂杭州,在我这儿没什么好印象,除了乱,还有点脏,没看出来什么天堂的意思。

乌镇,如愿以偿邂逅了你的雨巷青石板

知道“乌镇”这两个字组成的这个地方,应该最早就是起源于戴望舒的这首经典《雨巷》吧,记忆中是这样的。所以想把这首《雨巷》先贴在此地:

… …

  撑着油纸伞,独自 //彷徨在悠长,悠长 //又寂寥的雨巷,//我希望逢着 //一个丁香一样的 //结着愁怨的姑娘。

  她是有 //丁香一样的颜色,//丁香一样的芬芳,//丁香一样的忧愁,//在雨中哀怨,//哀怨又彷徨;

 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,//撑着油纸伞 //像我一样,//像我一样地 //默默彳亍着,//冷漠,凄清,又惆怅。

  她静默地走近 //走近,又投出 //太息一般的眼光,//她飘过 //像梦一般地,//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。

  像梦中飘过 //一枝丁香的,//我身旁飘过这女郎;//她静默地远了,远了,//到了颓圮的篱墙,//走尽这雨巷。

  在雨的哀曲里,//消了她的颜色,//散了她的芬芳,//消散了,甚至她的 //太息般的眼光,//丁香般的惆怅。

  撑着油纸伞,独自 //彷徨在悠长,悠长 //又寂寥的雨巷,//我希望飘过 //一个丁香一样的 //结着愁怨的姑娘。 

  … …

第一眼看到的乌镇,是夜晚的黑色。

出了汽车站沿马路走,因为对此处的一头雾水和对天色的畏惧,所以先走进了路边一家商店,形同遍地的游人一样随意看看当地的特色商品,顺便和老板娘搭讪几句了解一下大概情况。碍于阿姨的热情,最后很不好意思地买了一块蓝印花布的三角头巾,好狠啊要了我三块钱。

老板娘好似很热心地带我介绍旅馆住宿,离开店面的时候她竟然拿出了一张名片给我,这样的意思我自然就明白了,其实她本就是同时要拉客的。到了那家旅馆,原来房间都住满了,他们说可以把顶层自己孩子住的房间给我住,没有独立卫生间但倒也干净,只是最低价100,我犹豫了。

马路向前直走,旁边都是住宅楼。看到的第一家旅馆住满了,第二家也住满了,再一再二不再三,第三家旅馆还不错,老板娘调了一个房间给我住,第一感觉很喜欢,所以就住下了。床铺是白底蓝色碎花的,墙角里面一个很讲究的梳妆镜,另一侧床头是一张同类风格的桌子,桌上钟表滴答滴答走着。

电视台转到西藏台,《康定情歌》,无奈电话停机了,想发发短信也不给机会。回味一下落脚在乌镇的这十几二十分钟,唯一可以让我小小虚荣一下的是,每个人都惊讶我一个人晚上时间的到来。其实这个惊讶对我来说,已经是家常便饭,走到哪儿听到哪儿。

本想早早睡早早起床,趁着天色早人少清静看景的,可是躺下了却没有半点睡意,不知道是心情在作怪,还是一直以来出门在外的兴致习惯,十一点钟了才恍惚睡着。还没睡安稳,就被突然而至的敲击窗户的噼啪雨声吵醒了。推开窗子,看到的是灰色带昏黄的雾蒙蒙色彩,这就是乌镇的夜色吗,夜色里也沾着乌色?要不就是西栅的灯火阑珊延伸在四处了?真的从来没有在这样情境里欣赏这样的夜色!我早了一步,比起乌镇的雨。

闹钟五点钟响了,醒了醒神漱洗准备出门。叫醒旅馆厅堂的伯伯给我开了门,他还给我介绍了游玩的路线,临走的时候老人家还再三说要拿件衣服给我穿,说我穿得太单薄了,下过雨的清晨天冷。我好言婉谢了,就说外面跑一跑也就不会冷了。其实伯伯的几句话就已经令我的心暖了,出门在外,也有很多值得感动和感激的人和瞬间,生活还是很美的,不是嘛!

细雨中风吹得雨丝乱舞。往东栅的方向走了几步,看到了乌镇牌坊,没什么好奇的了,很多景区都有这样大同小异的门牌坊。牌坊旁边就是子夜大酒店。马路上很清凉,一路走下去遇到了三面马头墙的雕塑,左转从桥下走过去,就是景区门口了。这儿也有和我一样早起的三三两两游人,他们走了几步,就听了景区里居民的建议,工作人员清场的时间里躲在居民家里,等景区到工作时间被开放了,他们就算是成功逃票了。当然,并不是居民们真心实意帮人逃票的,他们是利用这种方式给自己家赚一点收入,给人给己方便。

时间实在是太早,庆幸真的走进了雨中的青石板巷里,有点迫不及待想仔细体味这雨中青石板路。

路边只有起得很早的老伯摆了摊子做生意。等待天色渐渐发白的空档,我挑了一套乌镇明信片和一本书。旁边几个女同学叽叽喳喳在挑选三角头巾,数了数算了算,最后协商定了十块钱七条,宿舍姐妹每人都能分得到了。

七点钟的时候,老伯说要清场了,我就可以买票进景区玩了。逢源双桥门开了,我跟随工作人员从其中的一条桥上走过,从廊棚下走过,从几杆竹子身边走过。工作人员已经猜到我是参加工作的人,是因为我很洒脱地等到时间等待门票吗?或许吧,我做学生的时候也是每每都在想方设法逃票的,而现在我是很情愿地要买到票才玩。

买好票顺便留意到了东西栅往返班车的上下车地点,柔柔雨丝中急匆匆找寻心中默念了很久的乌镇。

河边的青石板路,拥抱了一夜的细雨,鲜亮地像青苔一般。景区里的人家大都刚刚起床,店面还没来得及开门。我沿着河岸走了个来回,重回到逢源双桥。一条升官桥一条发财桥,合在一起便是当之无愧的左右逢源升官发财。从这儿开始,再踩一趟傍河的青石板路!

回到牌坊的地方转向修真观,再转进翰林第,然后走过一道桥看见了访卢阁茶楼,继续前进便是汇源老当铺。这些景点里因为是建造的缘故吧,只有我一个孤单的行人,显得空荡荡的。一家小店里,对比来对比去,还是撤了两米蓝印花布回来,没做衣服的话留着以后用作他用也是可以的。

翰林第的一道道厅堂,一扇扇门板,一级级门槛,无论厅里厅外都很挤;汇源当铺里的柜台还真是高啊,原来电视里看到的柜台并不地道!

重回到修真观前的广场时,故戏台还没有什么节目上演,广场里的人倒是多了起来,昨晚姗姗来迟的细细雨丝回家了,林家铺子也开门做生意了。从茅盾故居立志书院开始从这个时间开始,整条巷子开始拥挤起来,一拨一拨的游人覆盖了青石板路。一路下去顺着人流或者逆着人潮,依次钱币馆、木雕馆、晴耕雨读、染坊、酒坊、民俗馆、百床馆和香山堂。

矛盾故居设有矛盾生平介绍和生前居住读书的房间和院子,立志书院前对面有一个阁楼,现在却被利用成了停摩托车自行车处。钱币馆这一处也是一进一进的厅房,满满的都是余先生一生收集的各国钱币。木雕馆里无非是一些经典的木雕作品陈列,很细致地雕刻一些历史故事。晴耕雨读,这四个字凑在一起,意境好,生活好美啊,晴天就耕种,雨天就读书,真好!这个地方是因为某个大导演导了一次《似水年华》,令其名声大噪,馆里最大的特色恐怕就是拍摄《似水年华》某某的地方,连书架上的书都是被介绍为拍戏的道具书。

宏源泰染坊,此行的最大目的地,原来真的和门口摆摊卖纪念产品的老伯说的那样,没什么可看的,站在门口就能看到里面的布了。蓝印花布晾晒场里拍照和被拍照的人,倒成了最抢眼的一景。这些布满尘土的染房染缸和形式上作秀的印染工艺过程,如今却是这样的遭受冷落,大概导游人员看着那么热心拍照留念的游客,也不忍心或者只是处于无奈,把一些民间工艺介绍省略或者轻描淡写了吧,真的不想在此久留,生怕亵渎了心中祖辈们留下来的民间纺织工艺!

三白酒坊里也挺热闹的,大多的热闹是因为这里有酒糟喝有酒买吧!

民俗馆和百床馆是连在一起的,一边进一边出。这个百床馆,恐怕是此乌镇行记忆最深的地方了,两个膝盖受苦了。好几个旅游团碰撞在一起,好几个导游的声音穿插在一起,这个空当里我唯一想做出的决定,就是赶紧冲出这样的阵势。为了抢先一步走向下一个厅,我边走边扭头看向身后门上方的房檐雕刻,就这样刚好忽略了脚下的一道十公分左右的小小台阶,拜这小小台阶所赐,摔紫了两膝盖,好在这样摔膝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只是站起来的时候,顿时感觉到这次摔得够到家,脑袋都晕晕的了。人群赶过来的时候,我还没清醒过来,只好暂避在门槛边上,借此也听一下免费的导游词吧。一进放鞋子,二进放衣服,三进放首饰,四进才是安寝的床铺。原来先人睡的床,也是有门第身份显示的,也和造的房子院落一样有着几进之分的,原来有钱人自古就会享受就会虚荣。为了照顾受伤的膝盖,我只能暂时慢慢前行缓和一下了,也就是这样才看到了每张古床的特点,原来还有什么小姐床、姐妹床、兄弟床、新婚床……习俗规矩还真是多,好在我没有真的生在古代。有一丝的是这个姐妹床,床檐上还雕着翅膀会动的鸟雀。谁家的小姐妹会在睡觉之前来一段床上舞蹈呢,估计除了花家的木兰小姐,也找不出几个了吧!走到新婚床边的时候,刚巧听到一个中年男性导游在给自己带领的老年游团介绍,很神秘地说,这个床的特点就是有六条腿,为什么呢,我只告诉你们有年纪的人,因为这是新婚床,所以才会比一般的床多出两条腿。原来如此,还真让我慨叹先人心思的周全!

走到这条石板路依然湿湿的雨巷里,偶尔瞥见几处一米高的半木门,看进去有的是厅堂,有的是厨房,有的是通向下一家的窄巷。这扇半木门,就是人家的大门吧,江南小巧的风格。门里九成以上都是闪现着老人家的身影,或许这些一辈子没有走出小巷的老人家,因着自己脚下的这片风水宝地,有生之年才有幸见看了这么多五湖四海的异乡人。这个地方的偶尔一两道小桥,都是游客们绝不会放过的合影点,不知道是应该为他们感到高兴还是悲哀!

巷子的尽头,香山堂是一老式中药店,也是只有电视镜头里才能见到的那种格局布置的,门口人头攒动。走到这儿差不多该告别这一区了,接近中午时分。赶到东西区循环班车的位置,一小会儿功夫就等到车了,坐上车的时候,膝盖还在抗议,还真疼啊,为了在这有限的时间里走完这一古镇,只好先委屈你一下了!

班车先到达汽车站站点,然后才开往西栅景区。西扎景区在左手方向,右手方向是停车场,下了车先按照门票地图上的标示找了了江浙分府所在,这是在停车场的后面,所以还是我一个孤独的游魂在这儿游荡,也是荒凉了这一政府地界。层层进进的厅房院和边门侧门,开始怀疑,是江南的地皮值钱,还是江南人就是这样的风格——小?房小厅小院子小,一路看下来的感觉就是闷和挤,也开始更喜欢北方老家的大气大方和宽广,无论是物还是人。

进西栅景区必须搭渡船过河,因为河上没有架桥。我进景区的时候刚好赶上一般渡船要过河,摆渡的工作人员好心地等了我一步,说是刚好赶过去就不用可以等船了,真好,是不是着就是一个人的优势呢,总能收到别人的好心小帮助!要不然就是一个人总让人看着可怜!

走上岸还是人头攒动的情景。标注着宏源泰号的一道小门进去,又见一个更荒凉的晒布场,这儿不仅晒的布少,人也少,不过这儿倒是还架着几座荒废的木质观看台。

这个西区确实比东区有现代休闲生活味道。石板路两遍的古老外观房子,已经有着仿古建筑的痕迹。每一家的门口都竖着一个标示牌某某民宿,每家门口看进去都是一个前台,每家的空调都罩着木质的外挂小房子。这条石板路的两侧,无一例外都是饭店旅馆茶楼和商店,甚至还有几家浴足馆、酒吧、KTV和西餐厅,也难道这个西区还有专门的夜景门票,这儿的夜生活一定是响当当的丰富多彩!

还是一样的脚步匆匆。昭明书院里设有一个图书馆,龙形田里开着油菜花,三寸金莲馆看得我开始佩服起古代女人来,徐家厅里展着很多国花漫画展收藏展,乌镇老邮局里很多学生游客叽叽喳喳写着要寄走的明信片,恒泰箍桶店的老主人旁若无人地锯着木材做木质手工产品,只有外国友人驻足观看,乌陶作坊的烟囱还矗立在人和建筑的上空,大戏院里的说书场里清一色坐着老年人在耐心听书,横益堂养生会所火后的断墙仿佛咿咿呀呀警示着世人,横益药号如今已挂牌西药房,裕源泰鞋庄里挂着琳琅满目的蓝印花布鞋子,双桥的桥上拍风景的人被我拍进了镜头里,益大丝号人去厂空机器尤在,各个名人的纪念馆和女红街空有房子独在,走过叙昌酱园走过一道道水乡的小桥,晃晃悠悠的小船吱吱呦呦和着水声,承载着生活所累的人们的休闲时间,靠窗临水喝喝茶聊聊天打打牌,这景多少也是能疏散掉一些烦恼的吧!

要离开这片水这片房,急匆匆往码头方向走去,偏偏就遇上了一个小剧组在拍戏,拍的是女角穿布旗袍一个人走在巷子里的镜头,旁边有路过的女孩子低语着,怎么都不认识啊。估计也不是什么大剧组,因为本场戏的戏外演员都讲着我听不懂的方言。不过我还是很俗气地停了脚步,也算是第一次亲临拍戏的现场吧,过一回眼瘾。又是刚要离开,才听到旁边一茶楼的老板娘和泡茶的几个女孩子透露,晚上红楼梦剧组也要拍戏。突然从旁人嘴里蹦出来一个红楼梦,着实让我怦然心动了一下,转念想到网上曝光的那些红楼梦人物定型妆定型照,心才静了下来,看不到也没什么遗憾的了。

从西栅坐班车到路口,回旅馆带上早上寄放在这儿的书本,脚走酸了,路走完了,只剩下一个字,饿。终于不期而遇菜包子了,等不及了便边走边开吃,这可是我今天的午餐呢。 

乌镇景区抛在脑后赶到车站的时候,3:35回杭州的车票已经卖完了,只好等待4:15的车。车站广场拉客的车主竟然很“好心”地告诉我,说是从这儿没有到景区的车,要自己搭车过去,他可以送我过去,很便宜的。我没有吭声,他们就不依不饶地非要说服我,后来我丢了一句“杭州去不去”,才让他们的拉客行动罢休。这个空当里当然不能闲着等时间,再走几步找吃的吧,最后一瓶奶茶代言的绿茶结束本次乌镇行。

到东站买到五点半返回的车票,心终于放下了,可以按时回去不耽误明天上班。

后记:该给他们一个答复了。

电话里,我听出老爸酒喝多了,刚好借这样的机会,我很想听完他的话,因为酒后的话才是平常说不出来的,我想知道家人的心里话,虽然我能想得到有我这样的女儿,他们的心情应该是什么样的。

牵强地告诉妈妈,我还在外面到处跑,有些事家里人就不必为我操心了,即使操心了,而我依然还是心灵“居无定所”、人也“居无定所”的人,很多事情没办法交待,暂时这样吧,我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。

老爸叮嘱我说,我的事情老妈是不会过多过问的,也管不了我的。只是左邻右舍和亲戚们得空闲聊的时候就会向老妈问到我,她心里不好受,我能想象得到。这是老爸告诉我的话。我理解不识字的妈妈心里的酸酸瑟瑟,老爸说他外面的世界,明白外面世界里的我们这群人,只是老妈经常被问住,老妈不懂。

除此之外,老妈还在担心我缺不缺钱花。她知道就算我在外面借钱,也绝不会向他们开口伸手要钱的。而每次离家的时候老爸老妈要拿钱给我,我都是毫无例外地说我有钱花,真的没想过他们得到这样的应答是什么样的感慨。

倔强地离开厦门,真的就离家近了,而且近了很多很多。想回家的时候再也不用担心还要在路上耽搁两天两夜才能到家了,真好,好像一夜之间和家里人的距离也拉近了。所以我的决定和选择没有错,因为我本就生了一副江南的摸样。只是初遇这江南的天气,让我很懊恼,一点都不喜欢,甚至有点讨厌和厌烦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by  FIONA / 2009.03.25 / XINCHANG

后后记:两个礼拜了,本来这次是不想写些什么在这儿的,但是后来还是觉得,自己的习惯不能随便乱丢,补上吧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2)| 评论(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