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*灼灼丹葩*

挤不进的圈子,就别挤了,何必累了自己,还遭人讨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要做这样的女子:面若桃花、心深似海、冷暖自知、真诚善良、触觉敏锐、情感丰富、坚忍独立、缱绻决绝。坚持读书、写字、听歌、旅行、上网、摄影、做手工,有时唱歌、跳舞、打扫、烹饪、约会,偶尔喝点小酒、狂欢、发呆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【FIONA心情】遗失在QQ里的怀旧  

2016-11-07 01:56:09|  分类: 诗情画意FIONA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和小马的相识,就是在网易博客里。当时他就是只是个小小的年纪,因为想找设计稿,正巧我有一篇文章是关于蕾丝的,被他搜索到了。
那年,我的第一份工作画了个句话,第二份工作,刚巧店面装修我们被放假一个月,又是刚巧这个时候,小马找我说,让我去帮他画稿子。干巴巴不上班,房租没着落,行吧,那就去一趟十天八天的吧。于是,我背着笔记本跑去了峡山,汕头的蕾丝产业基地,小马担起责任的自家工厂。
这会儿已经不记得是坐什么车到的了,应该是大巴,只记得我出站在车站门口等,小马说他开白色的车,车牌号肯定是不记得了,什么牌子的也不记得了。小马个头很高一米八以上,那餐饭,是在咖啡厅里吃的,我点的荷叶包饭。到了工厂才知道,他家住的小洋楼,是和车间在一个院子里的。他安排我坐在他办公桌旁边,住在挡车工宿舍里,这一点,我当时觉得有点失落,还以为我会被安排住他家客房的。吃饭,也是安排我和工人一样,在食堂吃。当时是觉得有些尴尬的,自己处在不伦不类的位置,不知道是把自己摆在职工位置合适,还是少东家朋友的位置合适!
现在想来,当时的那几天,其实也没怎么帮上他,还是设计经验不够足。临走的那天,小马给我一个红包,也就一两百块,当时还在委屈,连我往返车费都不够,一直憧憬着可以赚足一月房租的,当时房租600。
后来,转战回家,然后又转战新昌转战上海,几乎很少和小马再联络。那年他刚接手家里的蕾丝产业。
后来偶尔看到他空间,结婚了,后来,已经不记得他有没有发宝宝照了,后来微信的风头远远占领了QQ的位置,就基本上看不到小马更新信息了。直到最近,看到他发说说,时间经常是夜间,频率还挺高的,就发了评论说好久不见。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,他说想怀旧一下,就来QQ里看看,很少人在。
是啊,世界就是这样,总是不停发生变化。风靡了很久的QQ,还是面临着被淘汰的危机;网购,迅速占据了人们的生活,房价的暴涨,比股票还捉摸不透,出境游暴发户,不知何时起满大街都是……就像家里的小妹妹们,一眨眼一转身,她们都是妈妈了,好像就在昨天,还是跟在我屁股后面叫大姐姐的小丫头。
有时候也看不清自己。可以接受自己从普普通通的学生,变成了艺术生,变成了“才女”,变成了设计师,甚至变成了十里八村有名的“大龄剩女”;可以接受博客的出现微信的出现淘宝的出现……可是,却不想去面对,老奶奶没了,爷爷没了,奶奶没了,甚至好几年没见的大舅也没了;虽然多了小侄子侄女还有外甥女这些新的生命,可是,我还是很贪心,不想让生活里原有的人,不见了,即使好几年都见不到的亲人……
更不想去面对,感情的问题。想到这个问题,就有一种想重新活过的意念。
前段时间乔的逝去,我们午饭时间的话题还聊起过,上海人,年纪不大,也算是小有名气,也算帅,为什么逝去了呢?抑郁自杀?是啊,这个跳楼一样变化着的社会,让很多人经不起这个幅度的变化,精神出问题了!
我也觉得,自己是个精神出问题的人,因为不走常规人生路线,即使是在这个瞬移万变的年代!我们生活在人群里,怎么可能不去在意周围的眼光,而活得自我呢?努力让自活得坚强,却给了那些欺负我们的人欺负我们的理由,就是因为我坚强能扛得住事儿,所以他们就去帮助那些所谓的弱者,而毫不留情的打击我们这些看起来很坚强的强者!
好吧,我自己愿意选择坚强的,那就继续受罪犯贱吧!
换来换去,还是喜欢“灼灼丹葩”这个名字,加油,灼,FIONA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